页面载入中...

【jizz8】传承人——杨栖鹤

jizz8

  《钓鱼城》长诗中有九个不同人物,三个人一组,攻城的、守城的和最后开城的,赵晓梦用内心独白的方式,进行对话,让李敬泽感到“很有意思”,他认为“《钓鱼城》还可以做地更好,打得更开,胆子还可以更大,还可以让这九个人对话性更强。甚至这九个人要发生争辩,这种争辩不一定是面对面的争辩,是世界观的争辩。你可以想一想蒙哥的世界观是什么样的世界观?是空间主导的,一往无前的,地有多远马就要踏多远,风吹到哪他的马就要到哪,这是一个草原的蒙哥的大汗的世界观。余玠的世界观是深深扎根在农耕文明,这样的一个儒生,是一个钉钉子的这样一个世界观,是要深深扎在这里不动的世界观。实际上发生在钓鱼城就是这个冲撞,这样的对峙,我觉得如果要把它变得更突出、更鲜明,形成一个内在性的多声部的交响乐,可能会更好”。同时,李敬泽认为,赵晓梦的《钓鱼城》还没写完,《钓鱼城》不能画句号,“像《钓鱼城》这样一个伟大史诗值得反复斟酌、反复去写、反复发现。目前这个《钓鱼城》是第一版,甚至可以写到二三四版,写到60岁。到时候,我们可能会看到一部真正的铭刻着我们民族的伟大的业绩和记忆的,同时又蕴含着我们这个时代对于时间、空间、历史、文明、生死等等一系列基本我们民族生活的深刻思考的这样一部伟大的史诗,我们非常期待。”

  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主席团委员邱华栋从读者和写作者的角度点评了《钓鱼城》,“我觉得晓梦在这首长诗里面非常棒地尝试了将一个历史事件以一种叙事性的方式把它结构成一首1300行的长诗,而且是非常成功的。”

  《诗刊》主编李少君认为,《钓鱼城》已经构成了一个“诗歌事件”,它复活了一个史诗般的战争,同时,它关联着合川申遗,将带来更大的想象空间,包括电视剧、舞台剧、音乐剧;此外,李少君也从写作专业角度肯定了《钓鱼城》的意义——用诗意的叙述方式进行史诗创作,这种探索将引起包括诗歌界在内的广泛关注。

  人民日报海外版副总编辑李舫谈及新闻工作与诗歌创作两种完全不同甚至相斥的语境与话语体系,而赵晓梦兼具新闻工作者与诗人的双重身份,“我觉得这样的人非常少”。在点评《钓鱼城》时,李舫认为整首诗结构上关联紧密,用“再给我一点时间”这种极具抒情性的语言穿起了三章九节的人物。

jizz8

  老态龙钟的班章茶树,永远绽放着的,依然是生命。

  如果没有普洱茶,云南山区那些地名晦涩难懂的寨子,几百年来就没有外人知道,更没有外人问津。然而,自二十一世纪初以来,因普洱茶的鹊起,这些藏在深山的寨子,仿佛一夜之间全都成了城里爱茶人挂在嘴上的名号,不懂这些名号的喝茶人,甚至可能会遭到白眼。倘若不知道老班章,那就不好意思说自己会喝普洱茶!

  老班章村,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布朗山乡政府北面,是一个哈尼族村寨,海拔1700米。乘车从勐海到打洛的公路行10多公里后就到达勐混乡岔路口,再从岔路口向东沿田坝中的车路行车10多公里后开始进入山区,沿山路行约30来公里就到达老班章。

‹‹  123  4    ››  显示全文
标签: jizz8
admin
【jizz8】传承人——杨栖鹤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